愛的火把節

0
36
畢摩表演含油噴火

( 文=白英、李鳳 )

火把節是彝族傳統節日,相當於彝曆新年,也是中國十大民俗節日之一,更被稱為「東方狂歡節」。每年農曆6/24彝族兒女從四面八方聚在一起,點燃篝火、高舉火把、載歌載舞,還會舉行選美比賽、畢摩表演、鬥牛鬥雞等節慶活動。

遊客和彝家姑娘共同起舞

西昌市~火把狂歡

每年火把節開始前半個月,人們便從山上砍來長約4尺、直徑3至5寸的松木,把較粗的一頭破裂成四瓣,夾入成團松脂,捆上乾鬆枝製作成火把。火把節前幾天,各家都要準備食品,以便在節日裡縱情歡聚,放歌暢飲。

火把節期間,各村寨以幹松木和松明子紮成大火把豎立寨中,各家門前豎起小火把,入夜點燃,村寨一片通明。

夜幕降臨,家家戶戶的男女老少在大街小巷、村裡村外、田間地頭、山頂山腰等地組成無數條長長的火龍,穿梭於山山水水之間,像銀河繁星綴滿山嶺,似火龍出山飛舞翻騰。人們盡情揮舞著手中的火把,與熊熊篝火相互映襯,與天空綻放的禮花遙相呼應,直叫天上的星光黯然失色。在火光映照下,人們歡呼雀躍地將火把扔向柴堆,為燃旺篝火推波助瀾。

「朵洛荷」是當地彝族民間的一種舞蹈,意為火把節之舞。火把節期間,靚麗、多情的彝家妹子們會自發組織起來,排成一條長龍。她們穿著節日的盛裝,戴著叮噹作響的銀飾,打著手工製作的黃傘,邁著輕盈曼妙的步伐,踏歌起舞,飄飛的百褶裙帶出的弧線,成為最迷人、最亮麗的流動風景線。跳著跳著,所有舞者停下腳步,擺出不同的造型。姑娘們分為數個小方陣,每個方陣都有一名女子慢步走出,哼著歌曲,仿佛在講述一段段美好往事。

最後,每個方陣慢慢集中變為圓圈,每個圓圈由小變大逐漸轉換為一排佇列,眾人附和的天籟之音從彝家妹子歌喉裡彈出,那自然、古樸的朵洛荷之音,讓人浮想聯翩,厚重的彝族文化瞬間把你帶進古老的歲月。

在火把節上,還能看到扣人心弦的畢摩表演。「畢摩」是彝語音譯,「畢」為「念經」之意,「摩」為「有知識的長者」,是專門在重要活動中禮贊、祈禱、祭祀的祭司。隨著一陣誦經聲,畢摩和他的兩位畢惹(徒弟)信步走到台上,盛裝的畢摩居中坐下,口中誦經聲不斷,一番準備後,神奇的畢摩表演開始了。畢摩有兩項絕技,第一項叫「舌舔烙鐵」,將燒得旺旺的炭火盆被搬上台,畢摩到火盆邊蹲下身子,竟然從中拖出一塊燒得通紅的鐵鏵,並張開嘴伸出舌頭向烙鐵舔去,烙鐵上瞬間騰起一股輕煙、噝噝作響,然而畢摩的表情依然輕快並露出一臉微笑。第二項絕技為「含油噴火」,畢摩會拿起一個葫蘆瓜瓢,從滾燙的油鍋裡舀起滿滿一瓢滾沸到頂點的油,接著將一大口滾油喝進嘴裡,向火把用力噴去,一大團火焰在他臉前騰起,現場氣氛也瞬間燃燒到極限。

除了與「火」有關的節目,火把節期間還會舉行鬥牛、鬥雞等充滿激情的競技表演。彝族同胞非常喜愛鬥雞,雙方鬥雞各出絕招,既鬥智也鬥勇,緊張激烈的鬥雞活動,將節日氣氛一次又一次推向高潮。另外,每年鬥牛場上也擠滿人山人海、觀賞刺激比賽的觀眾,交戰雙方的牛以蹄刨地、雙目圓睜,突然把頭一低、揚蹄翹尾,縱身向對方頭部發起攻擊,場上你來我往、塵土飛揚,鬥牛時而奮蹄追逐、緊張激烈,時而糾纏相鬥、難解難分,最後當雙方鬥得筋疲力盡,敗者垂頭喪氣、逃遁入林,勝者昂首朝天、得意嘶鳴。

【左圖】銀飾製作工藝-修整。【右圖】銀飾製作工藝-編結。

布拖縣~雕銀時光

彝家人一生都和銀有著難以割捨的關係,火把節來到「彝族銀飾之鄉」布拖縣,處處可見盛裝的彝族男女,布拖縣有著名的「銀器一條街」,街道兩旁佈滿銀飾店鋪,錘子擊打銅鏨子發出的「叮噹」聲不絕於耳。彝家姑娘從頭到腳盡是閃閃發光的銀飾,這些銀飾多半出自「銀器一條街」的匠人之手。

「勒古土鬼」是一位年近六旬的銀匠,在銀器街上算是「老資格」了,店鋪展示著琳瑯滿目、令人眼花撩亂的銀飾樣品。勒古土鬼從事銀飾製作已經40多年,他所在的勒古家族和且沙、黑日家族都是布拖縣的銀飾大族,從祖上傳到他這一代已是第16代了,家族現在仍有120多名男性在做銀匠。

盛裝的彝族姑娘

土鬼說,這門手藝的傳承全靠口傳心授,學徒得從燒銀錠學起,但師傅不會手把手地教,徒弟全靠心領神會。上世紀學藝都處於「地下」狀態,只能夜間在忽明忽暗的火塘旁進行,有時甚至需要躲到山洞裡去。直到1970年後期才可以公開打製銀飾,但每月需給生產隊交人民幣30元。

在勒古土鬼隔壁銀飾鋪經營是「勒古子鬼」,在20平方米的小店舖內擺放者超過200多種的製銀器具,不同的工藝得使用不同的工具,而每件銀器的成形,都要經過鑄煉、吹燒、鍛打、焊接、編結、洗滌、雕鏤、鑲嵌、吊綴等20多道工序,每道工序都需要經過成百上千次實踐和感悟方能得心應手。

銀器街還有一位叫「黑日」的年輕銀匠,和老匠們不同,黑日在外地上學、闖蕩,因此在製銀時會融入不同的想法,而黑日也認為銀飾必須純手工製作,但可以在工藝改進、產品開發、樣式擴展等方面進行挖掘,最近正在尋找比炭火更好的熔融原料,在雕刻為主的工藝裡加入鑲嵌手法,點綴彩石、珠子以使銀飾看起來更靈動。黑日認為人們的審美觀念是隨著時代進步而變化的,必須不斷創新,設計出新的樣式、新的圖案、新的組合,才能讓這項技藝更好地傳承。


【TTN旅報998期, 2017/8/7出刊, P48-49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