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杞人憂天,而是未雨綢繆!

為了生存,旅遊業迫切期待政府開放國境本無可厚非,但台灣社會「容忍與病毒共存的心理信念」到底有多強?既然開放是絕對要走的道路,先行了解國人心理因素以及是否願意買單,正是業界在開放前該做的功課。

任何的政策配套絕對要考慮到「人性心理」。考驗業者及消費者信心與意志的,其實是「政府政策不明搖擺不定」,最害怕的則是「邊境開開關關」。當業者高喊開放邊境並著手爭取疫後旅遊資源時,別忘了先掌握關鍵訊息-「傾聽那些長期追隨你的客戶,對於現階段開放出國旅遊的態度是什麼﹖」;其次還要想想,「哪些旅客會搶第一波出國﹖哪些旅客又會是在第二波之後﹖」,業者短中長期的發展策略需要滾動式應變。

「旅遊業者的需要+消費者出國旅遊的態度」,或許才是何時重啟出國旅遊的參考值,「用數據說話」,告訴政府我們急呼開放的依據;當然,這樣的調查分析結果很有可能是「雙面刃」,不得不慎思。畢竟業者有業者的需求,但應以消費者的角度與思維去考慮每個環節,而非單方面以業務需求去考量。

政府兩年來都以「台灣防疫清零」為目標,從民眾心理建設的解封到讓旅行社業務恢復之間,自然有其過程與階段性困難要面對。論出境,國人出國,當然希望旅遊途中不被感染、回來不需隔離,雖然有部分消費者接受回台短天數隔離,還是會考慮旅遊地區的疫情狀況;談入境,外國旅客來台(尤其該國還有疫情),台灣應用什麼檢疫標準與方式讓他們入境?台灣入境市場主要在日韓、東南亞以及大陸,目前疫情還相對複雜,要考慮的變數自然更多。

以現象學的經驗值來看,「報復性出國」只是一種短期現象,來得快去得快,當疫後「親友團、朋友團、家庭團」慢慢成型,在大型旅遊團體逐漸消失時,業者以往「湊散成團」的經營模式是否還適用?

預期疫後市場開放將朝「局部、小而大再到多」,當資源掌握在少數業者手中,市場的競爭型態、供應鏈協力業者對旅行社會如何看待?疫情前長久以來的經營模式以及潛在規則是否也會改變?以航空公司提供機位為例,初期航班數少、機位量有限,如何有效地分配機位資源並穩定市場秩序?是否只有財力相對雄厚的業者才能拿到機位?

當新旅遊型態使得所有成本都增加(尤其交通工具),產品價格不再經濟實惠,旅遊從「生活的一部分轉變為奢侈品」時,是否會影響消費者旅遊意願以及中產階級的出遊頻率?

疫後進入全新的市場,唯有拋開以往成功的經驗法則、讓自己歸零回到消費端、了解消費者的心態進而創新。當資源相對減少時,市場是否會被壟斷?需要多久才能恢復正常?當IATA等國際組織都預估2024年或2025年旅遊業才會恢復疫情前榮景時,2022年~2023年這兩年,業者又該怎麼做?屆時,台灣超過3千多家的旅行社,面臨供過於求的市場競爭,或許才是疫後該面對的無情挑戰!

總編輯
唐偉展

【TTN旅報1243-1247期, 2022/5/15 出刊, P2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