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創生也要學會共生

立法院最近召開公聽會,主題是「特定地區小旅行納管,共創觀光新藍海」,內容是討論讓地方社區的生態旅遊,農事或部落文化體驗能納管,方法是要在發展觀光條例中另立專章,授權地方政府登記管理,經營食宿交通等事項。由於這些內容和旅行社的特許經營事項有衝突,馬上觸動旅行社的神經,引發關切和討論。

地方社區經營生態旅遊和部落體驗,行之有年,由來已久,但為何最近時常與旅行社有扞格發生?其實在立法院發出的公聽會通知單中已隱約提到原因,那就是今年行政院提出地方創生的國家戰略,同時也準備了龐大的預算要來支持這項計畫,地方社區若無法取得合法地位,將沒資格獲得這筆預算的資源,逼得地方社區非得一博不可。

社區推動生態旅遊或是農業、文化體驗,一定會涉及旅客的招攬,食宿安排和導遊人員解說等行為,說白了,這些都是旅行社的業務,若讓非旅行社去做這些事,就會觸犯發展觀光條例中的「非旅行業者不得經營旅行業業務」,易遭人檢舉或被開罰單。

但事情並非不能解套,地方社區若成立旅行社,就能光明正大做生意,現在成立旅行社的門檻愈來愈低,數個單位合資開家旅行社應非難事,現在好多遊覽車要自己接生意也都是成立旅行社。再者,就是社區可與旅行社合作,社區整合旅遊資源,再交由旅行社銷售給客人,各做各擅長的工作,相互合作,像是「大日月潭觀光產業發展協會」就是例子,難道說日月潭能做,其它地方就不能做嗎?

旅行社做生意也是有風險和成本的,合法旅行社要向政府繳保證金,要為客人投保履約險和責任險,這些規定的用意都是在保障消費者,若是新創產業假旅遊之名,閃過這些應盡責任,甚至不用繳稅就能做生意,請問公平嗎?如果政府不把關,任憑新創行業,以科技為名,行不公平競爭,損害合法業者權益,那才是政府的失職。更何況做為新創或創生的事業,如果連最起碼的法律成本都不願付出,將來又何能期待它,能善盡社會責任呢?

兩千多年前,孔子就說過「徒法不足以自行」,因此想用修法、立專章,來迴避制度監督,而不願適法行事,並非是解決目前爭議的應有做法,反而是民主社會最依賴的溝通協調,是很好的良方,地方社區應和旅行社多多溝通,大家一定可調和出滿意的結論。因為與其艱苦創生,不如學會共生,不是更好嗎?

總編輯 吳學銘


【TTN旅報1090期, 2019/5/13 出刊, P10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