航空公司困中求變

為期17天的長榮航空空服員罷工事件終於落幕了,資勞雙方因立場不同走到大家都不想看到的罷工。航空公司經營成本高、獲利性低,資方盡可能想要增加營收;勞方不滿公司政策,要爭取更佳的福利。

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(IATA)剛公布的2019年5月份全球航空定期運輸數據顯示,雖然全球航空客運需求較同期成長4.5%,但卻低於過去20年平均成長率(約5.5%),顯示全球航空運輸量需求略顯疲弱,增長的速度放緩了。

既然市場成長力道大不如前,航空公司就得設法增加收入來源。長榮航空公布過去4年來(2015~2018)的營收及用人成本,儘管年營收從1,159億元,成長到1,356億元,但用人支出卻也從139億元、增加到196億元。空服員的8大訴求中,就有不少是會讓成本增加的,因此長榮為了能順利經營下去,堅持不妥協。

德國漢莎航空母公司漢莎集團最近決定將旗下的低成本航空公司(LCC)歐洲之翼(Eurowings),停止運營長程航線,因為長程航線的成本較高,多年來都是嚴重虧損,拖累了漢莎集團的總體營收。

LCC在市場上能成功,歸功於具有多項的成本優勢,例如機隊單一化(目前多數LCC皆採用A320系列)、較短時數的航程能提升飛機周轉率(飛機停在地面上的時間愈少愈好)、費用更低的替代機場(降落在二、三線機場)等。相較之下,長程航線的燃油成本、飛機成本和機組人員成本是3大主要的支出,特別是機組人員,會有需要休息更換另一組人員的成本,也就是長榮航空空服員訴求的其中一項。

其實航空公司並不需要為了搶食LCC市場,特別成立了另一家子LCC公司,不僅需要打品牌的費用,彼此之間因為性質上的不同也無法相互調度支援。

來看看美籍航空公司是如何面對LCC的競爭。美籍航空公司把飛機後半部的經濟艙座位,縮小了腿部空間以增加座位數量,這些椅距較窄的座位,以較低廉的價格出售,就能跟LCC的價格有競爭優勢。而長榮航空今年3月開推出的全新「票價產品(Fare Family)」,和加拿大航空推出的「基本經濟艙」,都是類似的意思,就是讓機位售價更有彈性,客人選擇更多。

如此一來,既可增加競爭力及載客率,也可解決需要開另一家LCC的麻煩。

主編 黃志偉


【TTN旅報1099期, 2019/7/15 出刊, P10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