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選舉2022 台北市長選戰論觀光
驗證三位候選人的觀光DNA

【左】陳時中(攝影=蔡孝如)、【中】黃珊珊(攝影=蔡孝如)、【右】蔣萬安。(圖片提供=蔣萬安競選辦公室)
備註:本次專訪台北市三位市長候選人在文章中的排序,參照候選人姓氏筆畫,並無任何特殊意義也請勿過多聯想。

2022九合一縣市長選舉將在11/26投票選出。身為首善之都,台北市不但是台灣的政治及經濟中心,在每年來台超過千萬人次的國際旅客中,更有將近87%必定會造訪的城市。
觀光是無煙囪的工業,是世界上產值最大的產業之一,也是為國家賺取外匯的重要產業,更是最有力的國民外交。廣義的來說,戶籍設在台北市且從事觀光旅遊相關服務業的人口數應該有數萬人;新冠疫情產業停滯近3年,這群靠觀光旅遊產業吃飯的選民、家庭,對於下一任市長肯定有所期待,未來市長的觀光願景為何﹖如何帶領產業從業人員突破困境與國際接軌、迎接新市場﹖
身為觀光旅遊產業雜誌的領導品牌,本期旅報特別邀請學經歷優秀、民調伯仲之間的三位市長候選人受訪,希望藉由理念分享與願景說明,讓廣大的旅報讀者認識未來台北市長的觀光DNA。

Q 1 盤點台北市的觀光優勢。有哪些優勢尚未開發且值得後續發展?
(攝影=蔡孝如)

 陳時中:  台北有宮廟文化、宗教歷史、鐵路文化…,漫步台北如同進入時間光廊,是一種溫馨的感覺。台北也是座溫泉之都,日治時代開發很多溫泉區,像是北投就有許多日治時代以及現代相融合的旅社,我們正思考把北投建立成讓旅客印象更深刻的旅遊目的地,將參拜景點、博物館、溫泉、旅社進行環狀串聯,加上深度導覽,旅客可以玩個2~3天。我認為旅遊賣的就是故事,要找出歷史以及故事,讓旅客留下回味記憶,回去後說故事、傳遞給朋友聽。

會展旅遊經濟也是台北的強項,主要在於IC產業延伸出的智慧城市、智慧醫療以及長照服務等,因為台灣在這方面實力堅強、可以實際運用,國外業者就會來看展觀摩、找尋商機。以此為核心的會展經濟,如果搭配旅遊景點規劃,讓國外參加會展者可以多停留1~2天,正可創造平日觀光經濟(會展通常是週5到隔週1)。

試想,趁會展一次讓數百、上千人多留下來1~2天,政府可以協助提供優惠專案,介紹台灣各地景點;不僅是台北也可以是外縣市,只要是台灣都好(台北是首都自有其高度);這群會展客多認識台灣一點,下次自然就會帶家人朋友來玩。

(攝影=蔡孝如)

黃珊珊:  要讓旅客願意不斷前往一個城市的動機其實是「文化力」。疫情這兩年台北市府不斷發掘、開展出「台北大縱走」以及「無圍牆博物館」,讓景點不只是單一景點,而是帶領旅客進行深度小旅,我們用活動帶動業界、與旅行業結合深度導覽、讓藝術家帶著觀光客走訪在地。

台北市有很多街區改造重新創造生命的例子,如南京西路的中山地下街,市政府在地下街上面改造,成了文青基地,咖啡店、餐廳、文藝書店等自行聚集,讓在地人找到自己的定位。

現在是分眾的市場,有人喜歡歷史、戶外登山、文青風,各自不同選擇都可以在台北獲得滿足。公私協力,市府架設平台將這些資源與業者分享,讓旅客找到自己喜愛的觀光旅遊方式,政府建設硬體、加入民間創意與執行。

因應疫情,未來自由行旅客可能會比團客來得多,台北秘境將是觀光宣傳重點。「多元開放、友善共融」是台北市的DNA,台北為「自信友善之都」,我的觀光策略就是希望以「多元開放、友善共融」的城市DNA,打造台北成為「自信友善之都」-友善自行車道、友善寵物餐廳、友善穆斯林、友善同志環境…。

(圖片提供=蔣萬安競選辦公室)

蔣萬安:  對國際人士來說,除了遊山玩水,加入台北的生活,更能感受到這個城市的無限。不只美食,歷史人文、自然風光、流行文化,都各有獨到的特色。底蘊深厚是台北的優勢,但還沒發揮出來,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。

未來市府將與民間團體共同協力,建構出台北的生活體驗與感受。要讓觀光產業更上層樓,就應該要把「觀光生活化」、「分享生活態度」,市民美好生活的延伸,就是最好的觀光。還要成立一個更多元組成的「觀光顧問協會」,要按旅遊地域、分區組成,像台北的東區跟西區,還有士林、北投,他們的觀光體驗就很不一樣,所以要分開處理。然後市府要跟在地團體合作,里長、文史、生態、運動、攝影….,大家一起來重新感受、描述台北的模樣,一起挖出台北觀光的新亮點。

如果有必要,市府可以相應成立跨局處的「觀光與產業發展振興小組」,輔導12個區每一區都打造自己的特色商圈品牌,幫商圈找自己的定位,再加上公部門的強力宣傳,以「城市小旅行」方式把這些商圈串聯起來,使國內外的遊客願意在台北多停留幾天,共同感受這個城市的美好。

Q 2 國際化思維與借鏡。國際上有哪些城市的觀光發展值得台北市學習參考,並從中發展出屬於台北市的獨特魅力?

 陳時中:  除了國防與外交是國力的展現,要讓世界看到台灣對自由民主的價值、展現民主的活力,人人有責;觀光旅遊就是人民展現城市魅力的最佳舞台,市民在拚生計與生活的過程,就是旅客欣賞這座城市的最好景致。

每座城市都有強項與弱項,行銷宣傳就顯得格外重要。澳洲先天條件四季分明適合度假;新加坡具備城市美學,只是在治理上稍嫌嚴格。印象最深刻的還是東京,日本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安全乾淨,不但街道乾淨,連公廁都清潔明亮,這自然帶動旅客對日本的喜愛。

台灣觀光產業要能吸引觀光客,公共設施的提升自然也包括「公廁」;日前提出的「公廁設置免治馬桶議題」就是把台北照顧的乾乾淨淨,政府願意投入預算與市民一起讓這座城市更整潔衛生,這就是台北品牌。政策本質沒有問題,只是表現的方式有錯,我們將廣告下架、道歉;我要強調的是,台北市是領頭羊,公廁議題絕對是可以做的,政府帶頭做,只要有決心,絕對能打出台北市觀光及城市衛生的新高度。

台北在經濟文化觀光產業上有很多可觀之處,除了會展經濟延伸出觀光、讓世界看到台灣看到台北;夜間經濟的Pub、同志旅遊市場都值得開發。

 黃珊珊:  整合台北的觀光旅遊、休閒遊憩等資源,接下來的重點將放在加入「城市的靈魂」。我很喜歡去日本東京,因為東京地鐵沿途每個車站都有自己特色可以尋寶;他們按照車站的周邊地點,發展出各地的特色,光是東京的上野、新宿、澀谷,都有各自不同的特色。

台北市未來也會朝這樣的方向去發展,就像大稻埕跟北投已經有自己的味道,艋舺在歷經多年的青山祭後,也開始有自己的特色。市府將會依照各區特色搭配捷運站出口,發展出屬於該區域的觀光產業與旅遊行程。

台北的夜晚少了藝術文化與音樂,除了吃飯餐廳之外,其實不夠豐富,欠缺夜間觀光經濟;韓國有具代表性的亂打秀,日本有定目劇,美國有百老匯舞台劇;「台北表演藝術中心」的設立,就該有屬於台灣的定目劇,讓全世界都能聚焦的文藝表演。台灣本來是華人流行音樂重鎮、重要的音樂創作地區;「台北流行音樂中心」已經有獨立樂團的現場表演,只要提供樂團表演舞台,未來可以吸引世界旅客慕名而來。

文化底蘊是吸引觀光客的誘因之一,24小時的書店是台北的特色,很多香港人來台北是為了誠品而來的。政府在進行夜市整理時可以補助攤商,自然也能補助書店、書報攤,例如將地下街或捷運站的一定商場比例保留給書店,這都是政府該主動協調的。

 蔣萬安:  發展觀光,不能只是自己關起門來做,一定要對接國際上觀光做得好的一流城市,看看別人是怎麼做的,有什麼可以借鑒。

新加坡本質上是一個高度國際化的工商城市,在面積與自然資源很有限的狀況之下,觀光客還是可以去體驗華裔、馬來裔、印度裔的傳統文化與美食。而且借助發展會展產業,爭取重要運動賽事、辦理節慶活動,讓新加坡值得一遊再遊。

台北需要全力發展與觀光產業息息相關的「會展經濟」及舉辦各種一流的大型「國際賽事」,把國際的觀光客和商旅帶進台北,增加台北的交通、旅宿、餐飲等第三產業就業機會,並增加從業人員的收入。

台北有流行音樂中心、台灣戲曲中心,信義世貿及南港館,硬體條件是很好的。我特別要以美國德州奧斯汀的south by southwest, SXSW(美國南方音樂節)節慶為例,原先SXSW是音樂節,融合電影、多媒體元素,他們的年輕市長很有魄力,把活動內容不斷擴充,奧斯汀如今已經變成全球新創、科技、音樂的盛會,每次的活動都可以吸引10萬以上各全球各地的人來到這個城市,非常多的台灣年輕朋友都關注這個活動的轉播,從這裡了解全球新事物發展的新趨勢。今年起它也開放了海外的城市可以申請舉辦這活動,未來的台北,我也會全力爭取舉辦。

除了大型的會展,台北未來也要去爭取像籃球、棒球、亞運等經典的國際一流賽事在台北舉行。電競、動漫等有潛力的產業,也是未來側重發展的項目。

Q 3 疫後如何帶領產業復甦。台北市觀光產業以及旅遊服務業的復甦計畫為何?
(攝影=蔡孝如)

陳時中:  觀光旅遊產業與國際接軌,疫情間一定有抱怨,公協會理事長為產業發聲是必然的,但與國外實際狀況相較,台灣並沒有比較差。

當時國內旅遊,在交通部提出補助與振興方案後,國旅活絡,年產值不降反升,補助讓民眾更願意出遊。在國際旅遊部分,無論是Inbound或是Outbound,當各國國門尚未全面開放時,業者也知道政府的無奈,只能共同朝穩住業者公司基礎規模、提供紓困照顧員工為方向。

台北在疫情間受傷最重,不但沒有國際旅客,國旅更少選擇入住觀光飯店。然而危機就是轉機,可惜當時台北市府並沒有積極開發國旅商機。

我認為,無論疫前或是疫後,台北都該開發國旅市場、不該自我侷限,例如嘗試發展高端國內旅遊、設計特殊遊程,也許就能有另一番商機。台北不是只能經營國際市場,無論高中低價的商品都有客人,未來市府將強化國旅市場。

在區域治理,台北是首都老大哥、是龍頭,也是鄰近城市的後援,面對桃園轉機客或是基隆靠岸的郵輪客商機,台北會是最強後盾。概念上,任何合作台北都願意先投資、負責把硬體準備好;只要能夠共好,多出一點力是必然的,而非斤斤計較錯失機會。

(攝影=蔡孝如)

 黃珊珊:  兩年多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台北觀光產業受傷甚深,雖然國旅漸漸回溫,但原本1年超過千萬人次的國際訪客、創造超過90億美元的產值,瞬間消失,也連帶衝擊到台北著名的觀光夜市、餐飲、住宿、娛樂、交通等零售業。我們了解觀光業者的痛苦,透過紓困、振興的諸多方案,期待早日能讓台北市的觀光產業恢復榮景。

維持台灣、台北與國際的競爭力,必須按部就班的開放不能一窩蜂,像旅館業就需要一定時間的轉型,從防疫旅館轉接待國際旅客。當每個人都準備好,就能一起迎接國際來台旅遊的大商機。我常與商家說,唯有提前準備好,當市場開放才能儘快搶得商機;現在該做的是準備,包括標價清楚、標示公開、環境衛生整理好,然後商圈內商家一起進行行銷推廣,政府甚至可以提供優惠、折價券等方案。

這3年,台北市政府做最多的就是進行商圈、商場的整理,觀光景點的維護等基本功。疫情間,台灣在國際間的形象是安全、便利、多元,疫後是成為國際觀光客的吸鐵石,如果能開放歐美國際郵輪靠港,相信台灣將是重要首選地,迎接這群貴客,台北自然也不會缺席。

(圖片提供=蔣萬安競選辦公室)

 蔣萬安:  台北原本觀光人才就最多,受疫情影響很多人力都退出了觀光行業,市府應該要建立觀光人才庫,不只是名單,也有要交流和海內外培訓、學習的機制,國門開放後,他們隨時得以順利返回觀光產業,補充第一線的人力需求。

對於北市受疫情衝擊而蕭條沒落的各商圈,市府會採取商圈「主題定位模式」,輔導其各自打造品牌,做出市場區隔,避免資源浪費與重複。不同商圈之間要有點線面的串聯包裝,產生擴散效應,例如,「西門町蔓延至萬華龍山寺」、「信義計畫區蔓延至松山菸廠周邊」等,透過優化不同商圈之間的交通與消費環境,例如行人環境,消費動線,相近商業活動等,使其成線、成面,型塑台北漫步快活的休閒特色。

面對國際觀光客,語言能力是不可缺的溝通工具,市府可以考慮與民間單位合作,對觀光從業人員給予外語培訓和補助。

此外,對於有助於推廣數位行銷力的技能,如手機短片的拍攝、剪接,觀光及旅遊產品的數位行銷等,也考慮公私協力,與民間單位合作,給予業者培訓或補助。

遊客來台北市不可能只有遊台北,未來可與「北北基桃旅遊圈」合作;共同推廣節慶行銷、運動行銷、會展行銷,一起把北台灣的觀光大餅做大。

Q4 布局國際市場。除了新南向,您認為還有哪些市場值得開發﹖對於大陸市場又有何期待?

 陳時中:  台灣與中國互動多、商機大,台北市自然不會放棄,但不會過度倚靠,主因在於這是個不穩定的市場,可以瞬間讓產業大賺錢,也可以一夜間全部歸零。對商業經營而言,必須要有基本穩定的市場外加需要衝刺的市場,不能有過多的冒險,比例上應該調整在可承受的範圍;面對相對穩定的市場,不論是日本韓國或是東南亞,其實還有很大的空間值得投資開發。

我想表達的是,未來當然不會禁止業者投入開發大陸市場,但以市政整體經濟體系的觀點,不該貿然全部投入,一旦有風吹草動,整體經濟就會受到影響,這樣是不智的。身為市長就是要控制風險,要在可控的風險下發展兩岸經貿關係。

天安門事件發生沒多久後,我也曾經去過中國,看到中國社會的變化,從落後到經濟起飛;中國未來的社會是否會更好,要看對岸人民民主素養以及是否尊重法治,但目前看來並不樂觀,因此與其商業往來就必需要進行風險控管。

另一個重要商機其實是「穆斯林旅遊」,這是我在疫情間從集中檢疫所發掘到的經驗;穆斯林有很多需求以及禁忌,也因為有不少特殊需求,只要能夠滿足就是商機。

台北市要打造穆斯林旅遊的友善城市環境,以開放的胸襟與全世界做朋友。

 黃珊珊:  要強調的是,觀光業是最沒有色彩的產業,要賺的是全世界的財,不應畫地自限。但鄰近亞洲國家,因為距離近將是首要爭取對象;按照疫情前最愛到台灣的前三個國家,為日本、韓國以及中國大陸。大陸市場由於中央兩岸政策關係,加上大陸自身因素限制,疫後初期不會是首要來台市場。

台灣難得有一個城市可以跟大陸舉辦雙城論壇,台北一定要保持善意;對小小市民來說,我們有很多人在大陸經商、就學,大陸也有很多人在全世界旅遊,我們把大陸當作一個要爭取觀光客對象;畢竟觀光旅遊不應該牽扯政治議題,觀光旅遊就是個輕鬆平常的事,未來也會持續去大陸參加各種旅展爭取台北市的曝光。

台北有一個利基點,在於東南亞以及東北亞的重要城市到台北只要3~4個小時的航程,未來的重要市場包括MICE獎勵旅遊市場、國際大型會展以及國際級大型活動。例如延續2017台北世大運熱情到2025雙北世界壯年運動會,會提出申辦2038亞洲運動會,持續推升辦理國際運動賽會層級,讓更多國際觀光客到訪。

我們也積極發展穆斯林市場,做好「友善穆斯林」各項準備。10月中還會舉辦同志大遊行,歡迎全世界的彩虹經濟。而為了讓短期商務旅客能有更多機會到台北各地觀光旅遊,應發揮台北市國際交通的優勢,整合力量,推動「過境旅客24小時觀光免簽證」。

 蔣萬安:  台北是世界的台北,也是台灣的台北,對全世界每一個想來認識台北的朋友友善;無論是港澳大陸或者東南亞的遊客,無論是天數少消費力相對較低,或者看到啥都要買花錢毫不手軟的,我們都歡迎來台北作客,這是台北的高度。

「新南向」是中央政府的既定政策,對東南亞團,台北要突出自己特有的城市特色,以及城市周邊的好山好水,並且給他們一個友善的環境,這是一個重要課題。「穆斯林」有很特殊的文化,也因為如此,他們可選擇的旅遊目的地,相對欠缺,就我所知道,我們周邊國家對於穆斯林市場都還沒有完善的配套。台北市是個多元,包容性強的城市,打造完善穆斯林友善環境,例如廁所沖洗設備、穆斯林友善餐廳、穆斯林文化景點等等,這是今後市府和業者需要共同努力的方向。

除了東南亞和中國大陸之外,香港、日本、韓國、美國、加拿大等國家是來台前十名的客源地區,中央和台北市應優先對這些國家進行國際觀光宣傳。這兩年中美關係丕變,衍生了歐洲國家對台灣的關切和態度轉趨友善,我們也應該順勢而為,對他們做好觀光宣傳。

大陸市場因為兩岸政治因素參雜在其中,政府多了一層政治考量可以理解。但我認為兩岸交流總比兩岸戰爭好,觀光可以在某種程度上,恢復兩岸人民善意的互動,增進彼此的理解,也可以給台灣人民實實在在帶來經濟上的收益。(文=唐偉展 攝影=蔡孝如)


【TTN旅報1268-1268期, 2022/10/10 出刊, P14-17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