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鄉村週末】書畫查濟 尋味十里海河豚

安徽宣城~查濟村

》皖南的古村大多隱藏在崇山峻嶺中,宛如一顆顆珍珠,散發出徽風皖韻。涇縣查濟古稱查村,隋時宣州刺史查偉巡視郡邑,見這裡青山環繞,三水流中,甚是心儀,直至唐初任廣東南岩刺史致仕後,才舉家到此卜居,距今已有1300餘年歷史。

古村多傍水,查濟也不例外。岑溪、石溪、許溪三水流經古村,水多自然橋多,一進村就遇見財神橋,橋的姿態各異,有的就幾塊長條石並臥或單挑,或是有如彎月的石拱橋,遊人紛紛駐足橋上留影,有女子身穿旗袍,撐著油紙傘,頗有幾分古徽州女人的風韻。站在橋上環顧,飛簷翹角、層層疊疊的馬頭牆高低錯落,正如詩中所描繪「十里查村九里煙,三溪匯流萬戶間。祠廟亭台塔影下,小橋流水杏花天。」。

隨性走在街道巷弄,粉牆黛瓦古舊滄桑。越往裡走,悠遠的古韻越來越濃,青石條被歲月打磨得光潤渾厚,窗楣、門罩、柱基上的木雕、磚雕、石雕則件件都是藝術品。外表並不起眼的寶公祠,裡面卻是雕樑畫棟;二甲祠則是五鳳樓式門樓;德公廳屋是元朝建築,四柱三樓牌坊式門樓,古樸典雅,以鏤雕手法雕出的吉祥圖案栩栩如生。

查濟還有「中華寫生第一村」的美譽。走在村裡,不時能看見支起畫板寫生的美院師生和畫家,油畫、水彩,抽象、寫實或素描,畫風各異,作畫的人聚精會神,倒也成了「畫中有畫」的景色。

倚一棵老樹,讀一讀門聯,聞一聞墨香,聽一聽鳥鳴,是別有的情韻,是一種美好。千載悠悠,流水可以沖淡一切,卻沖不掉那永恆的灰白;歲月可以蒼老容顏,卻將古村浸潤得更為雋秀。幽僻的查濟,以獨特的魅力和隱者的意味,深深勾留世人。(文=唐紅生)


河北唐山~十里海養殖場

》盛夏時節,走進唐山曹妃甸的十里海河豚小鎮,一幅幅精美的3D畫映入眼簾,在碧藍的大海上,肥碩的河豚蹦出魚簍、活靈活現。什麼樣的河豚最好吃?河豚的毒性究竟有多大?這些河豚的秘密,都可以在這裡揭開。

中國有「不吃河豚,焉知魚味?吃了河豚,百鮮無味」一說。電影《入殮師》中,老入殮師對河豚讚不絕口,稱其「好吃得讓人為難」。香港著名美食家蔡瀾也說過「死也要死在吃河豚的時候。」、「學習吃河豚,應該從最高級的虎河豚開始。」所謂「虎河豚」,正是曹妃甸海域最常見的河豚品種—紅鰭東方豚,當地俗稱「黑臘頭」。

自古以來,曹妃甸海域就有品種繁多的野生河豚分佈,人們稱其為「蠟頭」或「蠟頭魚」,這在明清二代的《永平府志》《灤州志》中均有記載。清康熙版《永平府志·物產》載:「蠟頭,類河豚,味甚美,肝血有大毒,去之方可食。」據說當地海域曾有一片約20平方公里的貝類聚集區,大量青蛤、文蛤、蜆子、海螺聚集海底,形成一張堅實、密集的「硬床」,吸引了眾多河豚繁殖棲息,附近漁民俗稱其為「蠟頭炕」,沿海漁民借助風力拉網捕撈河豚,所獲大者重達四五斤。

研究指出,野生河豚的毒素為神經性毒素,只需0.48毫克便會使人瞬間致命,堪稱「絕命毒師」。河豚還有一個特別的本領,即暫態吸入大量水或空氣,把身體撐成個大圓球,配上其獨特的小嘴和滴溜圓的眼睛,「呆萌」到不行,不過在兇殘的自然界,河豚「賣萌」其實是為了嚇退捕食者。

一朝食得河豚肉,終生不念天下魚。在十里漁家河豚魚主題餐廳,可以品嚐到著名的河豚宴,包括河豚刺身、河豚三吃、清燉河豚、紅燒河豚、涼拌魚皮、河豚扣飯、家常河豚、河豚水餃、河豚泡餅等,食材從捕撈到餐桌只有短短百米距離,可充分體驗其鮮美。

河豚的加工、烹飪方法花樣百出,曹妃甸漁民的吃法原始樸素,最常見的即「熬蠟頭凍」。將鮮活的河豚去除眼、腮和全部內臟,用清水清洗浸泡,拔出其體內的全部血液,然後將其與黃豆一起熬,熬到湯汁黏稠,放涼凝結成果凍狀,配上曹妃甸本地的大米飯,滋味鮮美至極。(文=王成)


【鄉村週末】
電話:+86-10-85166238/+86-10-85166216
信箱:cunbu2013@126.com


【TTN旅報1110期, 2019/9/30出刊, P60-61】